西安做网站
| | 保存桌面 | | 手机扫二维码

西安做网站

做网站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
说话就不再过多客气,因此张文祥说:“贤弟,天时已经不早,你不妨就在愚兄房里歇宿,天亮以后,我们一起出城。”金万云想:我就是要困,也决不能在这里。你哥哥已经是自家弟兄,当然不要紧。但是这位老伯和那位姑娘背后岂非要笑话?“这个贼骨头偷东西偷得就此不走了!”所以他对张文祥双手一拱:“哥哥,小弟马上就走,我与哥哥后会有期。”说完,转过身来,对着老人家:“老伯!”再对房里边的姑娘:“小姐,今天都是金某不好,害得你们一家人争吵起求,我在这里赔礼了。金某今后定来补报。哥哥,小弟走了。”说完,金万云两脚一蹬,人“噗”上屋面,眼睛一贬,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,连影子也看不见了。

张文祥一看,好!老弟的确好本事,你看他跳上去多么轻松,身轻如燕,果然名不虚传。这个时候,老娘舅已经走到女儿房里,张文祥看着他们两个人,难为情啊!刚才我这个人实在太粗心,说了这么一些得罪人的话。他想赔个不是,但是面孔涨得通红,嘴里就是说不出来,双手抱拳,对房里拱拱手,拨转身体,三步并作两步,象逃一样回到自己房里,要紧把房门关好,到床面前,鞋子脱掉,家伙拿出来,枕头底下一塞,横下去睡觉了。

老娘舅今天心里蛮开心。开心啥?张文祥这种为人多好!把贼捉牢,盘问清爽,知道这个人是好人,有正用,二话不说,慷慨相助。张文祥这种人讲理,讲情,重义气。所以他自言自语:“难得,难得,可嘉,可嘉!”老人家转过身来,一看女儿,只见她眼泪滴嗒,滴嗒……在掉下来。啊哟!现在事情已经弄清爽了,刚才完全是误会,“女儿,为何悲伤?对为父说来。”
姑娘想:我心里的话不能对你讲呀,如果讲出来,你爹爹心里要难过的。女儿的心里话,只好对娘讲,但是娘已经老早过世。现在叫我怎么说呢?老人家见女儿不响,“女儿,到底为了何事?你快讲啊!”姑娘看看爹爹今天这副面孔蛮活络,心想:不跟你爹爹讲,还跟谁讲?要想启口,到底不好意思,所以满脸通红不敢再看老人家。

佬佬到底是一榜孝廉,看见女儿这副样子,胡须一捋:“为父的明白了。”姑娘心里想:你明白个啥?我连话苗都没有冒出一点点,你怎么会晓得?所以头抬起来:“爹爹,你明白个啥?”“嘿嘿!女儿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为父欲思将女儿的终身许配文祥,不知女儿意下如何?”

世界上有许多事情,只能意会,不能言传。今天姑娘的一番心思,突然被老人家点穿,赛过一桩秘密事情被人家一把揪牢,心里会砰地一惊,面孔绯红,头再次低下去,慌慌乱乱,半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0条  相关评论


快速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做网站
  • 电话:13222222222

文章